道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道学>道艺>辞赋>正文

从古诗词中看道家的动静与阴阳

来源:腾讯网   发布日期:2020-06-20 23:20

动静之间的关系,以“衬”为主要代表。在提到的几种状态中,“衬”的效应是为了更好凸显其中一方。“以静衬动”,更多着笔对“静”的描写,但也将“静”放置在次要的位置,目的是为了凸显处于主要地位的“动”。——编者按

从古诗词中看道家的动静与阴阳

图片拍摄:毛毛

古诗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通过诗文内容折射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思维观念,古诗手法中的动静关系尤为鲜明地体现着以《周易》、《太极图说》为代表的阴阳观念。

关于古诗词的写作手法中,以动静为例,存在如下几种状态,即动静结合、以动衬静、以静衬动、动静互衬、化动为静、化静为动等几种状态。仔细归纳不难发现,其中关键词无外乎“衬”、“化”、“结合”等,这些关键词都是对动静关系存在状态的细化,分析如下:

(1)“衬”的效应:以静衬动、以动衬静

动静之间的关系,以“衬”为主要代表。在提到的几种状态中,“衬”的效应是为了更好凸显其中一方。“以静衬动”,更多着笔对“静”的描写,但也将“静”放置在次要的位置,目的是为了凸显处于主要地位的“动”。如:

入若耶溪

王籍

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

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

其中千古名句为“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以夏天山林和乡村常见的蝉之“噪”与鸟之“鸣”,以这对声音的描写刻画,衬托出了若耶溪此地附近山林的宁静与幽静。浓墨重彩的依旧是处于次要地位的蝉鸣、鸟鸣等声音描写,而不着更多正面描写去写静与幽。

依据语言背后的思维进行分析,不难发现古诗词中的动静关系与太极图中“阳中阴”与“阴中阳”极为相似。少阳位于阴中,阴是主、少阳是次,以阴配静,以少阳配动,类比思考极似古诗写作手法动静关系中的以静衬动。反之,则反之。比附周子的《太极图说》“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不管是动还是静,无论是阳还是阴,在循环反复之中,都是太极的呈现形式。故而,古诗鉴赏中的动静关系,无论是动还是静,在循环反复之中,都是诗人情感的艺术化传递,这也印证了所有的艺术手法的应用都是为了主旨中心的展现。

动静关系间的“反衬”,无一例外都是在深刻间体现太极动静之极后的“复”,这种妙用,是将一对矛盾和谐共存,并且也是在相互转化间呈现无限妙有的过程。

(2)“化”的神奇:化动为静、化静为动

接下来所说的“化”,更多强调的是动静之间转化的动态,是一种变化趋势。将本是动静的状态,转化成为静动的转态,目的定是为了将诗文的表达效果呈现得更让读者出其不意,打破常规的阅读经验,在相对全新的写作手法指引之下,收获全新的阅读体验。如:

书湖阴先生壁

王安石

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该首诗歌中,三四句是千古名句,其中第三句中的“护”与第四句中的“送”字更为传神。“护”字使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使得绿水围绕田埂极具动态性,也在动态之中传递出一种呵护之情。第四句中两座青山像田家小院的排闼一般,将青色得以呈现。其中青山本是静态,但一个“送”字却将青山写活,少了之前对山固定思维之下的刻板印象,增添了许多动态性,山少了巍峨、高耸的不可碰触感,转变成了可送之青色的亲近形象。得益于手法的恰到好处的应用,才使得该句千古传诵。

综上分析,以“化静为动”的写作手法为例,不难发现,动静本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存在状态,为何能在固定的语境中自如地转化?

仔细观察阴阳图,太阴之中存有少阳,随着“天道左旋”的运行规律,少阳逐渐转化,当突破阴阳图中的太极弦("S"线)时,便进入了太阳之中,这种由太阴——少阳——太阳的过程,部分呈现和解释了化阴为阳,即化静为动的过程,故而总结,太极中的阴阳并非割裂,二者依据规律自如地进行转化,也生动地影响着深受此种思维影响下的语言表达。

转化并非单方面,“化动为静”运行过程与之恰好相反。阴阳之间的变与合、交感,体现了“生”之无穷,这一切变化都在太极图之内展开,都是如上分析中“化”的魅力体现。

(3)“结合”与“相互”的无限:动静结合、动静互衬

“衬”与“化”如果按照短句成分进行分析,更多的是一种偏正关系,即分得清何为主、何为次。比如,在以动衬静中,静是主,动是次;在化静为动中,动是主,静是次。除了此种关系之外,是否还存在其他关系呢?如:

雨后池上

刘攽

一雨池塘水面平,淡磨明镜照檐楹。

东风忽起垂杨舞,更作荷心万点声。

该首诗中,一二句诗对池塘静景的描写,以“水面平”、“明镜”等词语呈现出的池塘的静谧美好;三四句中“垂杨舞”、“万点声”,是在东风的吹动之下,呈现出一种动态美,诗文之中没有特别的情感渲染和铺垫,仅为诗人观景后的生动描写。诗文之中也并没有前文所言的偏正关系,没有主与次,诗人将雨后池塘的静景与动静“均匀”地排布在诗文之中,一二句的静景与三四句的动景,在互相衬托之间,呈现了更为逼真、更为生动的场景。

在这里动静的关系不是前文的偏正关系,而是一种并列关系。动静本就互根,在诗文中,动静整体上还可以呈现和谐的共存,这才是动静关系在整体上最佳的状态。

综上分析,以和谐共存的动静关系为例,前文所述的“衬”与“化”,限于阴阳图中局部,相互之间彼此存在,也正如《太极图说》中所言,为“互生”的关系。那么,接下来在整体上,太极图中的阴阳,不仅呈现转化互生的动态,在整体上还依旧存在和谐共生的静态。均衡存在的阴与阳,和谐而具有无限可能。

文章原标题:动静与阴阳,以道家观点来看古诗词的妙处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道家祖师的诗词赏析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