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道学>道艺>道乐>正文

道教中的金州古琴音乐

来源:金州古琴 道教《道藏》《秋思》《酒狂》  发布日期:2020-04-02 11:34

金州古琴的历史源远流长,近年来,在民间不断发现具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古琴,充分证明在历史上,金州便有古琴活动的存在。近代金州古琴音乐的重要奠基人物是清末响水观道士杜教仁,他直接从山东地区把起源于明代宫廷的道家山林派古琴音乐传播到金州,对现今金州的古琴的传承具有重要的开创作用。——编者按

金州地处辽东半岛南端始建于汉武帝年间,名为“沓氏县”,属辽东郡,金贞祐四年(1216)设金州,明代为加强海防,设金州卫,清代设立副督统衙门,一直是辽南地区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历代来自中原地区的官兵和当地的居民不断融合,共同形成了别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历史上以响水观为中心的大黑山宗教文化圈在辽南地区具有重要的地位,由辽南道教音乐演变出来的《江河水》成为名曲,喜好音乐一直是这里居民千百年来的文化传统。

在金州民间一直流传着关于瑶琴女弹奏古琴降服龙妖的美丽传说。相传在远古以前,有一条东海来的青龙经常危害百姓,乡亲们拿它没有办法,后来经过仙人指点,知道这条青龙最怕的就是琴声,乡里有个年轻貌美的农家女叫王瑶琴,是远近闻名的弹琴高手,众乡亲便请她来帮忙,王瑶琴义不容辞地接受了乡亲们的请求。瑶琴女来到青龙经常出没的山洞,经过九天九夜的弹奏,终于使青龙精神崩溃,跪地求饶,最后在琴声的制服下,变成了一条毛毛虫。瑶琴女也因过度操劳,最后变成了石头。乡亲们为了纪念她,就在山洞旁建了一座庙宇。有的说瑶琴女是救苦救难的慈航真人,有的说是炼石补天的女蜗,也有的说是滋养万物的后土娘娘。于是就在庙里同时供奉了三尊神像,瑶琴女弹奏过的古琴也成为庇护乡民的神器。

古琴,又称瑶琴、素琴、七弦琴、丝桐等,是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早在距今3000多年前的西周时代就有所记载。在孔子时代,琴就已经成为文人的必修乐器。数千年来琴与文人的生活密切相关,在中国古代古琴被列为文人四艺(“琴、棋、书、画”)之首,历史上的众多文化名人都对古琴抱有深厚的感情。

金州古琴的历史源远流长,近年来,在民间不断发现具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古琴,充分证明在历史上,金州便有古琴活动的存在。近代金州古琴音乐的重要奠基人物是清末响水观道士杜教仁,他直接从山东地区把起源于明代宫廷的道家山林派古琴音乐传播到金州,对现今金州的古琴的传承具有重要的开创作用。随后经历了100 多年的风风雨雨,先后出现了张永祥、李东园、王永江、刘心田、侯云峰、李永志、房理家、严圆庄、王俊卿、姜宗真、姜伟、王辉等七代古琴艺人,融合了道教音乐和多个古琴流派,逐渐形成了讲求以气运指,高远沉雄,虚和苍古,直指人心的山林派古琴风格,具有北方古琴潇洒雄奇的阳刚之美,成为中国古琴艺术的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代金州古琴音乐的重要奠基人物杜教仁,俗名杜国盛,字清逸,号“琴道人”,金州杏树屯镇人。早年出家于金州城内城隍庙,清同治年间,云游至山东云蒙山白云岩,跟从清虚观住持朱本裕道长学习古琴。朱本裕为道光、同治间非常有名的高道,他精通道家内丹术,深研《黄庭经》、《素书》,通音律,喜古琴,精剑术,曾学琴于曲阜孔子后人。

明清时期,山东地区保存了大量的古琴资料,出现过很多弹琴高手,这些都成为后来金州古琴艺术传承、发展的重要渊源。自古齐鲁为礼乐之邦,人文鼎盛,曾出现过齐威公、师襄、孔子、赵耶利等诸多琴家。1585年,万历皇帝赐唠山《道藏》、乐谱和古琴,从此古琴在崂山地区传播开来;明崇祯间,山东曲阜出现了以孔子六十六世孙古琴家孔兴诱为中心的一大批琴人,其中见于记载的就有百人之多;康熙年间的叶泰恩道长,精医卜,善古琴,是清初崂山有名的古琴家:清中期,诸城县又形成了一个以王氏琴家为中心的古琴流派—后人称之为“诸城派”或“琅琊派”。琴道人杜教仁在白云岩从朱本裕学道多年,练得精湛的琴艺,后又在崂山修道,收集整理了大量的散见于山东地区的琴曲。

杜教仁晚年回辽东半岛传道。当他来到家乡金州城外的大黑山时,立即被这里迷人的景色所打动,便决定在这里重修庙宇,当时响水观原先的庙宇因年久失修无法居住,他便在山崖下一座山洞内辟谷炼气,拂琴舞剑。因为洞内有一泓清泉流出,四季不干,泠泠作响,因此他想起古代的四大名琴中的“响泉”“韵警”,便为道观起名为“响水观”,为山洞定名为“瑶琴洞”。并在洗茶池边种下五株梧桐树,如今仍然枝叶繁茂,阴凉满院,“响泉消夏”成为“金州古八景”重要的一处景观。由于杜道长的带动,当时很多人从其学艺,他的得意门生有张永祥、李永志等。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洞口书有“瑶琴洞”三个混厚古朴的大字便出自他的得意门徒张永祥之手。

杜教仁有《琴音剑气谱》传世,抄录了26首古曲,别具地域特色,该曲谱将古琴谱与剑谱合一,体现了中国古代文人剑胆琴心、文武双修的人生哲学。中国琴会副会长、著名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得知这一琴谱后,认为这些曲目是《琴曲集成》和《存见古琴曲目辑览》所记载的3000多首琴曲所没有列人的孤本琴曲,具有极高的音乐考古价值。有的曲目虽然与宋代以来较流行的曲目名称相同或接近,但其指法旋律又有很大的不同,其中《平沙落雁》流畅幽雅,简约大方,没有清末各地谱本加花过多、繁指绕手的通病,应该是起源较早的谱本;《酒狂》比解放后打谱的《神奇秘谱》(1425年)的《酒狂》要流畅圆转,变化了早期琴谱中生硬的指法,结构更加完整,富于变化。最为可贵的是,其中有16首琴曲是仅见于该谱的,可以称为海内孤本。这些曲目是:《博古引》、《柳含烟》、《天马吟》、《悲骼髅》、《太平赞》、((醉金刚》、《秋雨梧桐》、《白鹤飞》、《顽石点头》、《蓬莱引》、《对月听涛》、《侠客行》、《过海仙踪》、《紫气东来》、《混元歌》、《悟真》。这些曲目具有鲜明的道家意趣,韵味隽永,高亢明亮,对研究辽南地区的宗教音乐的起源、演变及中国古琴艺术的多样性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

张永祥,响水观道士。他继承了琴道人杜教仁的琴艺.并且擅长书法,是当时金州地区的文化名人。现在我们在响水观内随处可见他当年的题字。当时金州的文人经常在响水观雅集,他善弹《平沙落雁》、《良宵引》、《酒狂》等曲,琴风儒雅高旷。1925年,大学者康有为曾暂住金州,在当地文士陪同下游历了响水观和瑶琴洞,听了张道长的一曲古琴后,兴致勃勃地在石壁上题写了“金州城外百果美,瑶琴洞内三里深。旧时唐王曾驻跸,尤留遗殿耐人寻”的诗句。沈阳关岳庙房理家、金州王俊卿、闫圆庄都得到过张永祥道长的传授。

王俊卿(? -1968),俗名“王宝”,金州城内人。年轻时曾跟随响水观道士张永祥学习古琴,后来到过北京、上海等地工作,据苏州老琴家黄耀良介绍,王俊卿曾经是国乐大师刘天华的学生。在上海工作时,曾参加过当时全国很有名气的后来的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查阜西先生主持的“今虞琴社”的活动。上海沦陷后,他回到大连,一直在大连担任银行职员,解放后回老家金州。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古琴,据现在还健在的老艺人董孝增介绍,王俊卿当时的古琴弹奏水平是很高的,他会演奏《醉渔唱晚》、《流水》、《平沙落雁》、《阳关三叠》、《梅花三弄》、《普安咒》等古琴名曲,据董老先生讲,他曾亲自听过王俊卿弹奏的两个版本的《平沙落雁》,称为《南平沙》、《北平沙》,可见王俊卿在古琴的师承上,除了具本地的张永祥道长所传承的琴道人杜教仁一系的琴风之外,还游历过南方各地,也曾向当时的各派古琴名家学习,转艺多师,从而练就了很高超的古琴技艺,同时保留了不同流派的演奏技法,这在当时古琴界也是很少见的。在与其他流派进行交流的同时,他在自己的演奏艺术中融人了众多流派的特长,极大的发展和丰富了金州古琴的内容,使金州古琴更具风貌,不仅能够演奏具有鲜明地域色彩的道家短小曲目,也可以演奏当时全国流传较广的流行曲目。王俊卿始终秉承着传统古琴的隐士思想,一生不求闻达,隐居巷陌之间,只与几个当地文人有过接触。据董老先生们回忆,王俊卿不轻易为人演奏,有俗人来访要求听琴,常常借口琴弦断了加以推辞,不过要是遇到知音,他会很不吝惜,尽显技艺。他还精通书画,与书画家金竹三(梦石老人)过从甚密,金氏通音律,擅长筝和弦索,二人切磋技艺常常通宵达旦。著名金石书画家刘占鳌先生曾为其治印“琴书作伴”(此印已编人刘占鳌先生的作品集).王俊卿其毕生喜爱之琴后为金梦石收藏。解放初期,王俊卿曾参加了全辽宁省的文艺汇报演出,并在演出中演奏了多个古琴曲目,并获得了优秀奖,只可惜在建国初由查阜西先生主持的全国古琴传人普查中,因无法打听王俊卿的下落,使这位古琴大师几十年来被大家渐渐淡忘。

姜宗真(1931-2004),俗名姜振圜,道号飞龙道人,为近代道教著名流派“千峰派”传人,河北平泉县大吉口人,精通医术,于武术、古琴皆有造诣,擅写隶书。早年学道于东北著名道士、古琴名家房理家,后考人河北中医学院。解放初期下放至金州,经房理家介绍结识了老琴家王俊卿,继续学习古琴。他的最大贡献在于抄录了王俊卿传承的琴道人杜教仁所辑的《琴音剑气谱》,使这一海内孤本得以流传。曾任抚顺露天区联合医院院长,1994年任本溪八宝云光洞住持,1997年驻锡于金州三十里堡小黑山玄仙宫,常为乡人治病,修道之余,以琴书为乐,擅长弹奏《平沙落雁》、《酒狂》、《秋雨梧桐》等曲,当时曾向姜伟、王辉传授琴艺。

2000年7月,邹德全、姜伟、于亚平、王长伟等人发起成立金州松风琴社,古琴大师吴文光先生欣然题字,松风琴社的成立延续了金州古琴的历史,结束了金州地区、大连地区及整个东北地区民间有琴无社的历史,对古琴的传承和发展都有一定的贡献。为了提高艺术水平,琴社多次邀请著名川派古琴家、辽宁古琴研究会会长顾泽长先生来金州授课,请古琴大师龚一先生来大连举办讲座,大大开拓了艺人们的视野。目前,金州有古琴传承者10余人,精通古琴制作者3人,目前能够演奏的曲目有100余首(包括本地传承曲目及其他流派,近年来挖掘整理的古代曲目及最新创作曲目)。近年来,本地研究制作新琴20张,演出30场次,参加中外文化交流会10余次,多篇文章报道在市、省、国家级刊物登载,演出活动被市级以上广播、电视媒体报道。金州古琴活动的影响已经超越了仅仅在本地区发展的空间限制,在古琴的整体水平上包括演奏、作曲、古谱发掘、古琴制作技术等领域都具有一定的实力,传承了悠久的古琴文化。2006年金州古琴音乐艺术被列为大连市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项目,2007年5月又被列为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并作为省级重点项目向国家级申报。文化繁荣的太平盛世,使金州古琴艺术迎来了春天,逐渐告别一脉单传的封闭传统,开始面向大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古琴,学习古琴,加人到琴道文化中来。

《琴音剑气谱》简介:该谱为清代响水观道士杜教仁所辑,成书于光绪己丑年(1889),分为上下两编,上卷为《琴谱》,下卷为佟海川秘传《A卦连环剑谱》。将琴与剑合编为一部谱集,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部。反映了作者剑胆琴心、文武双修的人生哲学。编者为了日常演奏需要和携带方便,将收集到的古曲经过筛选,选择了26首指法简约、淡雅清新的中、短篇曲目。序言里,编者阐述了“盖琴乃神农所造,感天动地之神器,修身理性之圣物,其妙近于道也……”、“鼓琴足以自娱,非专攻一技以悦市井之流也”、“……故其指法不尚繁难,以简素为宜”的山林派主张,指明弹琴完全是为了修身养性,陶冶性情,而不是为了谋生,同时他也对当时民间琴手为了取悦听众,而过度改变古法,指法日趋繁密的现状表示遗憾。这与明代虞山派的严天池编辑《松弦馆琴谱》时的初衷是相似的。

《琴音剑气谱》原序:

余少好琴剑,苦无高人亲授。幼时,曾于山间见一野叟坐石上拂琴,其貌超然,乃知为一游方隐士,曾为其送食数日,赠余道经手卷,后不知所踪。余自此一心向道,遍访郡内高人逸士,参同丹经,而于丝桐,未尝涉猎。及余渡海至齐鲁,于白云岩渴朱真人,得闻佳音,好似天籁,方知丝桐之妙。乃发奋苦学,历时五载,得师亲授指法,遂造精微,略有所悟。后住崂山,与诸道友悠游于林泉之间,拂琴问剑,品茗谈玄,所见古谱亦多,遂杂录百余曲,其中多为前朝阁间秘谱。余自海上归来,途中遇风雨突袭,波涛大作,几灭顶而不死,然篑中琴书完好,此亦不幸之幸也。

盖琴乃神农所造,感天动地之神器,修身理性之圣物,其妙近于道也,而非艺哉。而其易学难精,非口传手授而不可知,非心领神会而不能明,非超迈绝俗而不能悟道。高隐羽客鼓琴足以自娱,非专攻一技以悦市井之流也。汉魏以来,琴道真传多在方外,推其人多遁世绝俗,出指发音,必有弦外之响,然其不遇知音则不弹,故其音多不可闻,其谱多不得传。近世好琴之人与古胜哉,门庭自立,皆号称“古音”然其声日繁,其曲日长,其法日严,无从论其气韵,徒流布于市井之间,而太古之音荡然。

清客拂琴或对明月,或坐清流,或倚长松,或悬而不弹,皆为自娱,故其指法不尚繁难,以简素为宜,而其上下往来,进退吟操之妙全在心得,非可言传也。长夏无事,无客来访,独坐桐荫深处,檐外响泉泠然,遂铺纸濡墨,翻阅旧谱,掇余常习之曲,去其繁难冗长,取其简约调畅者,录为一卷,随身把玩,用于备忘。

光绪己丑之春琴道人杜教仁识于响水观精舍南窗之下。

本谱的特色在于它体现了传统古琴清幽古淡的山林气象,指法简约流畅,讲求以气运指,虚和冲淡,琴音沉静,色彩明亮,高远沉雄,直指人心,没有清末以来各地方流派为取悦大众,在指法上加花处理过多,繁杂绕手,追求眩目悦耳的通病。可见这个曲谱系统来源较早,虽然来源于齐鲁,却不同于清末流行山东诸城地区后来发展为近代梅庵琴派的追求绮丽多姿的王氏家族的风格。

据《山东省宗教志资料选编》载:“万历十三年(1585),(崂山)太清宫道士耿义兰等与和尚憨山大师为争庙址到北京、济南等地打官司达十年之久,万历皇帝除降旨毁寺外,并赐《道藏》及珍贵的乐谱和精致的古琴三十多张。”又据陈振涛撰《清初民国间崂山道乐考略》载:康熙五十五年(1716),道士褚守恃出资重修遇真庵,并由太清宫住持叶泰恩任该庙道长,从此,这里便成了太清宫的下院。叶道士精医卜善古琴,是清初崂山有名的古琴家。在他的教诲影响下,该庙很多小道士能弹琴歌咏。遇真庵是当时崂山东北隅一个颇具规模的道家音乐活动中心,叶道士又是承接明末崂山太清宫古琴家的传人。说明在齐鲁大地上,古琴流派是多元的,并非只有一个古琴派别。曲阜和崂山的古琴谱系来自于明代宫廷,明代是中国古琴历史上发展的高峰期,最早的琴谱《神奇秘谱》便是朱元章的儿子朱权(八大山人的远祖)收集并整理的。杜教仁早年在曲阜附近的云蒙山和崂山地区游历多年,能够接触到当地流传的明代宫廷古琴谱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从现在流传的《琴音剑气谱》的琴曲特色来看,该谱采用了清代流行的指法符号,即明确标注音位的徽分,而不像明代琴谱只注明音位在某某两徽之间,而不具体标明位置的方法,这也证明了在明代宫廷乐谱传入山东或辽东半岛地区后,为了演奏需要,演奏者不断对古谱进行改进完善,使其更具有演奏的实用性,在改进过程中,有意的加进个人的感受也是正常现象,在整体风貌上并没有改变追求清幽古淡的山林气象的本意,充分证明了古琴音乐艺术自古以来在中华大地上就是呈现多元化的发展方向。

琴谱中的《秋思》、《酒狂》、《沧浪歌》、《凤求凰》都是流传千古的名曲,《平沙落雁》、《良宵引》、《鹤舞洞天》、《仙翁操》是明代以来较为流行的曲目。最为可贵的是,《柳含烟》、《悲骸髅》、《太平赞》、《醉金刚》、《秋雨梧桐》、《白鹤飞》、((石点头》、《蓬莱引》、《侠客行》、《过海仙游》等 16首曲目是唯一保存在该琴谱中的曲目,其他版本的谱集未有注录。这些曲目的风格独特,韵味隽永,高亢明亮。有的是短小凝炼的器乐独奏曲,意境缥缈,变化丰富;有的曲目旋律同曾经盛行一时的山东及辽南地区的道教经韵极其相似,在曲牌上也有的同出一名,很可能在当时是作为道教斋醮仪式上的伴奏音乐。这些曲目对研究山东、辽南地区的宗教音乐的起源、演变及中国古琴艺术的多样性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

文章原标题:金州古琴与道教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