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学

“道”是心中那盏明灯

来源:中国道教协会 / 作者 陈英杰  发布日期:2017-01-24 07:51

有些人是不需要筑基的,根基猛利的人和小孩就不需要筑基了,因为他这个还没漏呢,我们的人生就是从太极走到形体死亡的过程,有些十四五岁的小孩,青春期还没来呢,一修炼就可以直接从炼精化气开始,他不需要筑基,因为他的精正好是发展到最圆满、还没漏掉的状态,一漏就需要筑基了。——编者按

(图片源于网络)

通过本期体道班,我感受到了中华道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时,我又对一个词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大道至简”。反观内心,之前我心浮气躁,由于习气使然,现在仍然没有完全改正这一点。以前,我一直是为了追求境界而追求境界,为了求道而求道,殊不知“求道,道已远”。追道越急,道离我们越远!其实,道就在我们身边,每一个当下我们都可以用心去感受和体悟。道不远人,人自远。我在乾元观的这些天,感觉身心清净,发现只要我们心中有慈悲,以平和之心去看待世间万事万物,就会处处自在。境随心转,心念动处处境变,生命的法诀就是要向内体悟,向外是求不得的。内心不再因为外境干扰而产生种种波澜,这样才会不断地向“道”靠近。如果我们的内心时刻在患得患失,连开心、自在地生活都谈不上,就更别提体道和悟道了。记得一位老师曾经说过:“我即是道,道即是我!你即是道,道即是你!道不在宫观,道不在神像;但是道又在大殿,道又在宫观,道又在神像。以肉眼看万象,万象皆迷障;心中有道,道在心间。”真可谓“外求神佛一场空,内求自性显真灵。法门万千皆虚幻,全凭心意做功夫”!

这些天我一直在不断地反问自己,我一直追求的是什么?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里的词是“巅峰”。巅峰又是什么?突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努力地寻遍脑海里每一个角落,但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诠释“巅峰”的词汇。我一直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山峰,期望着从这一片福地中探寻到关于“巅峰”的答案,但由于自身根器愚钝,一直都一无所获。每当我独自思考问题的时候,都会听一听二胡大师陈军的《太极琴侠》和《飘雪》这两首乐曲,这两天也不例外。我漫步在山门外的台阶上,任由悠扬的曲调蔓延在周围每一寸空间,这时,我情不自禁地诵起了《问道武当》纪录片里的一段旁白:“大雪纷飞中,陈道长舞起了太极剑,此刻的他只需忘记,忘记繁琐的招式,忘记手中的长剑,忘记风霜雪雨,忘记时光的流逝。因为内心的圆满,足以乘物以游心。生命只是一段流光,在我们心中,也许一直存在着一些时光都无法雕刻的简单之美,很多时候,返璞归真,用一颗本真纯净的心去面对世界,我们的情怀才能开放。当人的心灵价值和尊严与大道自然合乎一体的时候,我们或许会在天成之境中体会到生命至真至纯的欢欣,从此逍遥于天地之间。”我猛然一怔,“巅峰”何需外求,“巅峰”不应该被任何外在的概念所束缚,而应该是我们自己不断去感悟和领悟生命,最终建立起自己对于生命通透的认知,并沿着这条路不断地修持,最终达到物我两忘、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这时的我,对于“人心死,道心存”仿佛有了新的认知。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之所以会产生喜怒哀乐或各种负面情绪,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在以“人心”面对这个世界,用人心去辨别事物,从而患得患失。殊不知,这都是我们在没有去参悟事物本来面目和了解世界发展规律前的妄自论断。为什么现在有些人觉得“天人合一”这个概念那么玄乎,就是因为“人心”太膨胀。“人心”一旦放大和膨胀,“道心”自然就会离我们远去。我一直相信人作为万物之灵,是可以和天地万物进行交流的。如果要和天地万物进行沟通,首先要把自己的各种杂七杂八的私念去掉,不然是不能和天地进行同频共振的,就像自己给自己设置了一道屏障,把天地之间的能量和信息都屏蔽了。

谈到这,我不禁想起了多年前看的一个纪录片,是关于张至顺道爷在终南山上隐修的场景。道爷在讲打坐的问题时说:“人只要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天和地的东西全部都归一。修神仙,你看你一身的东西丢掉了没有?一身的杂物,你心里乱巴巴的。跟这个屋子一样堆得满满的,没有清理一点,拿什么打坐?你打坐,本身上的东西,那个主人一身担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担得担子都担不动了,把他消耗的力量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打坐的力量,这不是笑话吗?”我曾经反反复复地看这个片段,因为我总觉得这段话有一股莫名的能量在里面。通过这次体道班,我似乎对这段话有了新的认识,这不正是戳中了千千万万像我这样“急功近利”的“伪修者”的要害了吗?最高境界从来都不是用外在的境界和事物来衡量的,这种既简单又神秘的力量一直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要想突破自己的狭隘之心,站在自我的“巅峰”,光有两本秘籍是不够的。王驰老师在课堂上跟我们说:“修道,就是不想做人了,想要修仙。”王驰老师讲这句话是有深意的——修仙先要做人!既然我们这一世已经为人,就说明上天是安排了使命给我们的。我们是带着各自的使命来到这个滚滚红尘中的。为什么我们要把人世间叫做“滚滚红尘”?先贤可能是想告诉我们,天地之间就是一个大的道场、一个炼丹炉,我们每个人就是一粒丹,在这个充满滚滚烈焰的丹炉中把自己“炼”出来,“炼”出自然美好的本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风浪。江湖中有风平浪静,也有恩怨情仇,暗流涌动。我们要用坚定的道心来面对眼前的种种,把人做好,把人做正。我们不仅要关注社会,更要修炼自我,保持自我内心的清静,这样方能为我们的修行打下坚实的基础,从而更进一步去发现我们希望中的那个更富有正能量的自己,这就是问道、探寻“天机”,也是修仙的前提。我还记得纪录片中张至顺道爷说过:“正道不是这么复杂,正道是最简单、很平常,也不是奇奇怪怪的。说得越复杂越麻烦。心为神主,动静从心,心动无静,不动了真。人的心动荡太厉害了定不住心。心为祸本,做恶做坏都是心。心为道宗,心能做恶也能成仙得道。不动不静,无念无存,无心无动。有动从心,了心真性。心无所住,住无所心。心无执著,无执转真。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我们心里住着太多了!把我们心里东西全部都放下,心里放得空空荡荡。道祖爷说:大道始终就是‘心空’二字。与心无了,永劫沉沦!你们现在心了了没有?根本没有一个了。”张至顺道爷的这段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在修行的路上,一味地求高求深,只会让自己的心漂浮不定,心就像一团乱麻一样!如果没有坚实的定力,修行就会像无根的大树,看似葱郁伟岸,实则灭亡就在弹指一瞬间。而且通过和这次体道班班主任潘道长的交流,我也渐渐了解到,当我们身心清净、没有杂念的时候,我们才会接受到更高层面的能量和信息。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点,都有各自在宇宙中的运行轨迹。只有当我们自己处在“混元一气”的状态时,才会和整个宇宙的网络接通。我想起了在抄经和打坐的时候我整个人的身心状态,是那么地舒适和自然,仿佛自己的呼吸和手中的笔都不是我自己在运行,而是由一股莫名的能量来完成。在我看来,或许这就是“无为”中那个“无”的力量吧!由此,我也对“清净无为”这四个字有了更深地认识。

在这次体道班中,有两位年轻道长给我们讲课,其中刘道长给我们看了《不射之射》这部动画片,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这部动画片讲述了战国时期一个名叫纪昌的年轻人,拜当地的名射手飞卫为师,学习射箭。在成为一名优秀的射手后,他又到峨眉山向甘蝇学习射箭之道,最终参悟得道。这部片子之所以给了我巨大的震撼,是因为它对我心中的“巅峰”一词有了一个诠释和呼应,让我更坚定地相信任何“巅峰”都不是外求的,而是自然而然地修炼的过程,直至最后达到物我两忘的心境,才能“无为而无不为”!我恍恍惚惚地感觉到,我就是纪昌,就是那个一直苦苦追寻最高境界的年轻人。在追寻的过程中,人心的种种浮躁与丑恶在不断地涌现。年轻时的纪昌就代表了我们凡夫俗子那颗不安的“心”,这个具象的人物把人心、人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为期10天的体道班,使我感到灵魂和心灵在这里不再是抽象词,而是每时每刻都在眼前和周围以具象呈现。“道”每时每刻都存在于我们自身和周围的一切中。体道、悟道、修道的过程,就是我们生命升华的过程。“道”就是每个人心中的一盏明灯,告诉人们应该怎样活着,应该怎样做到自己与自己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

原标题:在福地的怀抱里体“道”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