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学

一切无非道人本分(上)

来源:中国道教协会 / 作者 陈景展  发布日期:2017-01-24 07:15

太极无极是虚的,什么都没有,无形无质,在阴阳的时候是神的境界,这时候就有光了,再往下就降低到气的境界了,气就比光要粗了,再往下就是精了,就变成液体状了,所谓精就是一种液状的精华,身体内的体液,内分泌,液状的身体的精华,气状的精华叫气,光是神光,即神,固体的东西就叫形体。——编者按

(图片源于网络)

漫漫西行路。丘祖走过的路,是一条心路。如今,再走西行路,是探索新的心路。夜读《磻溪集》,静悟祖师心。又温《西游记》,感知那份遥远的艰辛。丘祖为何要西行?我掩卷自问。时空,已经旋转。近8个世纪之前,丘祖是如何决定西行,又如何一步步率领18位弟子行走在陌生的地域上的?我冒昧揣测,一是丘祖体恤民情,二是为了把握弘道之契机,丘祖才不顾70余岁的高龄,历经多年,跨越阻隔,踏上了漫漫西行路。

丘祖言:“人情反覆皆仙道,日用操持尽力行。”又言:“广行方便,普济群生。”丘祖之心,念念在民。可谓:一切方便是修真,不畏艰险念苍生。众生路,即是修行路。丘祖见百姓连遭苦难,极其哀恸,在《愍物》中尝慨叹言:“仰天大叫天不应,一物细琐徒劳形。安得大千复混沌,免教造物生精灵。”又叹道:“呜呼天地广开辟,化出众生千百亿。暴恶相侵不暂停,循环受苦知何极。皇天厚土皆有神,见死不救知何因。下土悲心却无福,徒劳日夜舍酸辛!”丘祖用情最深,莫言道人无情。无情是草木,道人心怀大情。大情是真情,大情即是道情。道不离民,修行不离日常。

丘祖所走之路,是心路。而这番心路,即是当前道门之方向。即念兹在兹,本本分分,去掉虚伪,保守真实的心,去面对当前社会的处境、国家的疑难、民族的需求和百姓的现实。道教在中华大地上延绵几千年,如今,面对着新的课题,是契机,是转机,也是丘祖对于后辈门人的恳恳希冀。如何抓住契机,如何面对转机、适应转机,不能单纯、死板地继承,而要深悟丘祖为门人踏出的心路,寻找一条活生生的、适合当下的新路。

道本无形,假言成教,以度愚迷。其本,在乎恢复民心,使天下皆淳朴如初,使人间化作仙境。天道运化,古往今来,道教门派、祖师甚多,以心观之,并非是道教丰富、发展的轨迹,而是因时代之不同、人心之不同,故施教的方法不同。其本,只是一而已,根宗未变。时代到了今天,如何遵从古训,不离道教之根本,又能积极面对当前,才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要遵从古训,唯一的方法是通过修持,领悟道之真谛,结合当前时代和百姓之心,给出一条可以依据的、广泛的救世之路。变化,是道教目前必须面对的问题。不变化,恰恰代表了失去道之真谛。道教,将沦为死去的驱壳,与百姓、时代脱离,与国家需要脱离,与世界人民、万物生灵的福祉脱离。而唯独变化,能使道之真谛得以展现,道教才不会僵化,才能复其根本,使其救民度生的本原得以展现。

道人一念,在于苍生。丘祖之所以能成圣,在于不离黎民疾苦。尤其是当前,祖国正逢昌运,中华民族历经厄难之后,正在复兴之时,百姓对于本土宗教的需求犹如春苗需要雨露、阳光一般,这个时机,切不可错过。错过此时,便是道门子孙之罪。如能念恤民情、效忠国家,祖师必以提携,功曹载名。

道,可隐、可显。隐于当隐处,显于当显时。如今,百姓物质生活丰富,但心灵上的烦恼也颇多,社会也有诸多不平衡。道教正可大用,以济百姓,造福社会。道教与国运息息相关,自古以来,教兴则国兴,国兴则教兴,本无彼此,母子相系,水乳一体。《虚皇天尊初真十戒文》训曰:

仙经万卷,忠孝为先。盖致身事君,勤劳王事,所以答覆庇之恩也;修身慎行,善事父母,所以答生育之恩也;事师如事父母,所以答教诲之恩也。民生于三,事之如一,乃报本之大者,加以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敬信神明,所以答造化之恩也。并前三事,谓之四恩。至于祝国延禧,除妖却害,化民为善,禆王化之所未及,乃出家之忠也。生则诱其亲以惜福向道;死则为之迁神福乡。其处己,则离诸恩爱,息诸尘缘,专精一心,勤于学道。道功既就,则虽亿劫种亲,皆得超度,上可以报四重之恩,下可以济三途之苦,乃出家之孝也。至于不仁者,欺心妄作,越礼非为;不信者,虚诞自矜,华辞惑众。要当知大忠者,不昧其心,至一物不欺;大孝者,不悖于理,至一体皆爱。然则一语欺心,非忠也;一事悖礼,非孝也。故忠孝为诸戒之首,百行之源,学者之先务也。若能依上遵守而行,则可以尽节君亲,推诚万物矣。

丘祖七月九日登宝玄堂,示众以生死事,复曰:“教门用力,大起尘劳,心地下功,全抛世事,各宜精进,毋使虚度时光,正法难遇。”丘祖西行的心路,无非如此。大舍慈悲心,勇开方便门。普利于一切,众生化自然。道之修,玄之又玄;道之用,朴之又朴。丘祖一生,但求一个“实”字,不离日用,不离常轨,去华就朴,去繁就简,去高就低,去难就易。丘祖言:“舍己从人,克己复礼,乃外日用;饶人忍辱,绝尽思虑,物物心休,乃内日用。”又曰:“常令一心澄湛,十二时中,时时觉悟,性上不昧,心定气和,乃真内日用;修仁蕴德,苦己利他,乃真外日用。”又曰:“先人后己,以己方人,乃外日用;清静做修行,乃内日用。”

丘祖不避众难,不隐世情,乃真道人。某弟子随师过雪山,功竟事遂,尝言欲隐居,以修至道。丘祖言,此时正是兴教之时,大利天下,岂可避世?又告门人,凡有斋醮,皆是弘教之机,当力赴而往,不问贫贵。

道,贵于践行。以民为先,以苍生为念,乃是丘祖西行之真心吧。我等后辈迷众,倘若有丘祖十分之一的真心,念兹在兹,辅国助民,便是不枉丘祖劝勉之意了。丘祖垂训曰:不可“只图道教以度平生”,粒米文钱,“非用心以难消,岂无功而可受?”如若不能忠孝君亲、尽节玄门,“不如还俗归家,染苦为乐,随心所欲,任意所为,岂不乐哉?如何久恋玄门,迷而不省?造下无边罪孽,果报难逃。过世之时,看待推谁?”

入道一日,必有一日之功,方不愧于丘祖之训。道者之功,内在克己,外在利天下。如今,国欲振,教欲兴,全凭人力。莫可懈怠,蹉跎于教门,辜负于祖师之愿、国家之需,当以赤诚之心维护道门之本,振国兴教,方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万民,殁身之后无愧于先祖、历代师真,亦无憾于三官考校。当化为甘露、春蚕,融于民族、国家所需之中,尽忠尽孝,无身可显、无功可见、无名可彰、无法可垂,唯尽一身之薄力。

我常于静中自思:道之本,在民;民之本,在心。心为神主,心为道宗。君王一心,可以止杀;百姓一心,亦可化世间为清凉仙境。与其言相,不如化心。与其突兀一端,不如求其相同。蝼蚁虽小,团结一心,便可移石举重、过河趟火;蜜蜂虽细,团结一心,亦可抵御强兽、横越千里。中国,人数庞大,地域辽阔,但亦引发诸多不稳定。究其根本,心不同。心为万祸之端。不治心,纵然严苛律法、惩罚凶暴,如同击水欲止、扬火欲熄,水更荡漾、火更旋转。制外不如制内,治表不如治心,化人间为清凉仙境,则囹圄空设、法章徒彰。治心之根,在乎道德。于自然,在乎天地;于人伦,在乎忠孝节义。人能尊敬天地、恭敬日月万物,则自然有序;人能个个忠孝,则虚、诬、诈、伪、不诚、不实、不信、不义之事渐少。社会风气渐正,正便可驱邪,舆论监督会使恶事不治自消,渐至寥寥可数。

没有一个人是多余的。人为万事之本,人为万法之宗。心为万事之根,心为善恶之端。如果人心皆清凉,则天下皆善乡,普天下如若一家人。如果人人皆和睦,视他身如己身,视他难为己难,视他苦为己苦,常行仁义,自利利他,社会之中道德丰沛,灾殃远避,老幼咸宁,那么,道教化民之职责便尽到了,身为一名道士,也觉无愧了。

人,无论出身如何,在医院产房中,皆是天真、善良。之后,受外在环境熏陶或影响,或遵纪守法、孝敬双亲,或违法乱纪、不敬不孝。善人之中,亦有因不同职业、年龄、身份引发的矛盾、误会。虽是小事,久而久之,引发社会问题,大家普遍焦躁,幸福感减少。泥石滚动,可以越来越大,善行、恶行也是如此,都逃不开自然规律。自然规律中,无善无恶。风气正,正气就会上扬。风气不正,邪气亦会越滚越大,难以治理。防危于安,治大于小,如雨露滋润一般,将善念普及于一切,提供方便,将求同、求和的思想缮及祖国大地,则恶念渐消、恶事渐微,最终断止。

原标题:西行心路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上海道教学院的一天初体验

下一篇文章: 一切无非道人本分(下)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