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道学>资讯>正文

法国道姑景秀:闹市里的修行人

来源:腾讯道学  发布日期:2015-05-11 09:54

编者按:在现代社会中,修行是最困难的事情了。外界的纷繁嘈杂很容易搅乱安静的心。很多修行人选择去深山僻静处专心修行。然而有这样一位道姑景秀,选择在繁华的大都市香港修行,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修行体会。


(法国道姑景秀,图源网络)

买买买和清静心:“在香港修行是最难的”

去年6月,景秀在位于新界的道观——蓬瀛仙馆找到了一份工作,现在她住在蓬瀛仙馆,每周有几天去中文大学读书。

香港是着名的“购物天堂”,真的能在一片“买买买”声中保持清静心吗?景秀坦言自己初到香港时,“修行退了好几步”。

腾讯道学:你觉得香港这个地方适合修行吗?

景秀:我们说“苦修行”,就是说通过困难来修行。比如在山里修行的人,没有水没有电,是一种苦修行;在大城市也算苦修行,生活方式是不一样的,很快,压力也很大,也是一种修行嘛。

腾讯道学:在香港,你的压力来自哪方面?你的心会乱吗?

景秀:首先是学业上的压力,另外你在香港无论是坐地铁,还是买东西,都要跑得很快,生活速度是特别快的。其实我发现,这对我也有帮助,学习在闹市当中来修行也是好事。其实退回来说,在香港,修行是最难的。

说实话,我刚来香港的时候,心特别乱。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都是陌生人,还要读博士,这个变化很大。其实来香港之前我已经修道很多年了,也得到了一种清静的状态,但我到了香港之后,这个清静的状态就没了,打破了。我跟自己说,你也要在这种环境中得到这种清静的状态才对,如果你一遇到什么问题,或者一换环境就不清静,那修行的作用就不大。

腾讯道学:其实这两个地方也都是香港最清静的地方?

景秀:对,我很幸运,我一开始在中文大学,校园很漂亮,好像在山里面的感觉,那个时候我就不出门。后来到了蓬瀛仙馆,我也很少出门。但是我肯定是比较喜欢在山里面的。不过我没有这个选择,如果有选择就会在山里面。我喜欢在大自然当中,这个香港是肯定没有的。

腾讯道学:来了香港之后特别混乱特别烦的阶段,经过了多久才好起来?

景秀:大概一年多。我觉得修行最重要的是不要骗自己,要真正地看:你到底是能不能清静?我知道,如果自己天天都在外面就安静不下来,太上老君讲的《清静经》,这种清静要得到是很难的。如果我现在跟你说,哦,我在香港没问题,我很清静的,其实我在说假话。

之前我读了《清静经》,我也相信这个清静是能得到,我也得到了。我有的时候打坐也可以得到清静的那个状态,也有做事的时候能得到这种清静,但是时间是很短的,还没有入定,我就是一个在修行当中的路上的人,我有的时候也退步。

腾讯道学:就是说刚来香港的时候,实际上是退步了。

景秀:我真的退了好几步。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是不好的。在修行当中你退步了很正常,但是最重要是你别停,不管怎么样,你就继续往前走。不管什么环境,不管什么情况,不管什么国家,不管你在做什么,你在读博士还是在庙里,还是在云游,你就往前走,继续修。为什么经文里面说的最重要是“常心”,这个是最基本的。

腾讯道学:就是您在退步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怀疑这个选择,没有决定要放弃过?

景秀:没有。

腾讯道学:之前我看到有报道说,你在西安的时候,也喜欢跟朋友出去玩儿?

景秀:是的。西安好多人喜欢到庙里去烧香,然后就认识他们了,还有他们的朋友,什么人都有。

腾讯道学:那现在呢?现在就还经常出去玩吗?

景秀:很少很少,我在香港没有像西安这一帮朋友。可能我太忙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房间写论文、读书,因为你读博士的过程嘛,要真的像闭关一样看书,要考虑问题。香港人的速度太快了,在这个地方比较难找到朋友,没有这个缘分。

腾讯道学:是不是你的修行变好了,所以不需要太多娱乐活动?

景秀:其实说实话,是跟修行有关的,刚来中国的时候我特喜欢出去玩,如果我现在去西安的话,我不会这样。

腾讯道学:因为其实有的人是群体动物,就比方说他就很难一个人呆得住。

景秀:现在我越来越不是一个群体动物了,我一个人呆一个月,不跟人见面,不跟人联系,过最简单的生活,我也不会感觉无聊。这个真的是修行的一种。我以前不是这样。现在我跟我自己相处更舒服了。

腾讯道学:我发现你想通一件事,总是“一年多”。

景秀:是啊!你看我都没发现,你很厉害啊。(笑)

道教的海外传播:“最要紧是翻译经书”

2002年,景秀在法国创办道教协会。她觉得所有国家都应该有一个道教协会,让信仰道教的人能聚在一起,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如果没有人在一起,他们会觉得特别孤单。”

景秀以道教的海外传播为己任,她认为,道教要想真正“走出去”,将经书翻译成英文是最基础也最重要的工作。

腾讯道学: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现在的生活。

景秀:我现在的生活很单一,就是在翻译经文。我在香港中文大学读道教方面的博士,我的题目跟全真派的早晚功课经有关系,所以我在把它翻译成英文,这占用了我很大一部分时间。

我想写编出早晚功课,但是我想让外国人更了解它的内容,所以需要利用西方人的概念,因为里面有很多典故,西方人很难接受,要做一种转换,让它成为西方文化背景的人能够理解的概念。

腾讯道学:这听上去不容易,要找到两种文化中完全对应的东西是很困难的。

景秀:是的,比如说“无为”这个词。无为是道教最高的境界,但它也是中国人的概念,纯道教的概念,在西方国家其实没有“无为”这种概念。所以对西方人来说是很新的东西,他们会觉得无为就是“什么都不做”,Do-nothing。所以要让他们明白,其实无为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用最自然的状态来去做事情,所以我把它翻译成“Non-interference”,就是“不干涉”的意思。

腾讯道学:这似乎也很难完全表达“无为”的涵义。

景秀:所以翻译是我工作中很小的一部分,我还要写一篇关于“无为”的介绍让他们理解,如果你就用一个字来说,这是“non-interference”,他当然还是不懂,要用一篇文章来解释,说明这个无为的状态,它在你每天的生活中有没有作用?作用是什么?好处是什么?如果你用这个状态来去做事会怎么样。

腾讯道学:现在《道德经》和《庄子》已经被翻译过很多种语言了,这个早晚功课经之前是没有人翻译过的?

景秀:没有。你看《道藏》里面有多少经典?有差不多1800部经文,其中只有0.5%的经文是被翻译过的。

腾讯道学:这个《早晚功课经》您已经翻译多长时间了?

景秀:有很长时间了,但是这个不好说,我从开始入道,就想了解早晚功课,但是那个时候还不会说中文。学了中文以后慢慢发现学中文其实和看经文是不一样的,普通话和古文是不同的,只能慢慢地去学一些道教方面的典故。

腾讯道学:你希望给国外对道教感兴趣的人提供方便?

景秀:是的。我没有后悔我来中国出家,但是你不能希望所有对道教感兴趣的外国人都来中国,我想给国外对道教有兴趣的人提供一种方便,这是很重要的,没有方便,就很难。对我来说,最重要就是翻译经文,传播道教。如果你没有把你的这些经文翻译出去,那你怎么去传播道教文化?这个是最基础的,不做不行。很多中国的道长到国外去讲道,他们可能讲道1小时?最多3天。他们给谁讲?100多个人?200多个人?范围很窄。另外,讲完了以后,这些人对道教很有兴趣,那我想读书,啊,没有书!读了《道德经》,然后就没了,他后来可能就放弃了。如果你出版这些道教方面的书,那好多人都可以看,不是只讲给那300多个人听,你出一本书嘛,你可以影响好几万人,像你们的腾讯道学。

腾讯道学:我们也还在努力,咱们是一路人。(文/李知白)

原标题:法国道姑景秀:在香港修行是最难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道教思想的助推人:詹石窗

下一篇文章: 768年前的今天张三丰出生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