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道学>道学堂>理论>正文

值得一说的万法宗坛

来源:张金涛,李寅生  发布日期:2015-03-09 08:13

进了嗣汉天师府头门,便可见一座三开门的石质牌楼——仪门。再沿甬道直走进入二门,额称“敕灵旨”。直行十数步,拾级而上是雄伟的玉皇殿。玉皇殿的后面是一字排开而又相互连接的三组建筑群落。东首是授箓院,中间是历代天师生活起居的院子,额称相国仙府,西头则是万法宗坛。从门脸的建筑规模上看,授箓院,万法宗坛的要比相国仙府的高大气派华美。而相国仙府的门脸又矮又窄,显得十分简陋。其屋顶则是一撇一捺,前面一短搭,后面斜拖一长搭,单一的青灰色。有心的一看便觉出她实在象征着一顶道士的帽子。帽子的前沿下嵌一小长方形的石质门额。当年上面横书的是“拙补西京”。我猜它应是指汉留候张良协助刘邦底定天下后功成身退的掌故,既低调又恰当。在如今的上清镇上仍可见到不少嵌着“留候第”的宅院。“相国仙府”,虽说也不错,但稍觉张扬了些。授箓院是海内外道士们通过考核后授箓和颁发证书,礼拜祖天师张陵的地方。而万法宗坛的诞生当可以说是龙虎山嗣汉天师府,乃至在中国道教史上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里程碑。

万法宗坛一方面智慧地蕴含着“一本万殊,万殊一本”以及“天地无二道,圣人无二心”、“道一不二”的哲学理念。其主殿三清殿抱柱对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也是对万法宗坛最好的诠释。然而更重要的是,她实质性地奠定了张陵所开创的道教在龙虎山的天师府确立了道教祖庭的历史地位。

众所周知,张陵在龙虎山修道,后闻其曾任过江州令的故地巴蜀人民疹气为害,遂带弟子以近60的高龄入蜀医病医心,创立五斗米道,传至张鲁已成二十四治,分设首邻称祭酒,使民诚信不欺,乐善好生,带有政教合一的性质,雄踞巴蜀三十年,史称“民夷信向之”。曹魏攻蜀,张鲁恐生灵涂炭,封仓以降。被封阆中候,随曹至邺。据孔令宏,韩松涛著《江西道教史》引《犹龙传》:“系师鲁,字公期,嗣师子也。大魏持节镇南将军,梁、益二州刺史。后隐修遗训,以正始六年八月,亦于阳平化升天。”此处的遗训既是嘱其子张盛:“龙虎山祖师玄坛在焉,以印剑符箓授之,以宣吾化”。实在带有摆脱控制的意味,随返祖师修炼故地发展。因避曹魏耳目,人称“草堂隐修”,此系一系。然张鲁逝世后,他的祭酒们乃“各个自发立治传教”(见《中国道教史第一卷第572页》)。于是在中国各地逐渐形成了各自不同流派的道教。如曾作过天师道女祭酒的魏华存,被称为上清经箓派的第一代宗师。上清派高道辈出,著名的如杨羲、许谧、陆修敬、陶宏景、唐代的司马承祯等,史称茅山派。此外尚有相继形成的阁皂山的灵宝派,其著名的道士有葛玄,宋代的林灵真等。在南昌西山尚有净明派,其著名的道士有刘玉、黄元吉等。她们各自在社会上都具有较大的影响,为中国道教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道士们云游各地,故各派之间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会有交集往来。即使天师们也不例外,如宋代的天师张继先亦曾学习北帝道法,并传其“地祉法”于世。张继先还与林灵素交往,练习不少神霄派的经典。神霄派的道士还奉其为主法祖师。黄舜臣宣称自己是张继先弟子。据《道家金石略》之《大元易州龙兴观宗与恒产记》一文载“我祖师韩真人,初与同志肖、路、杜三真人浮江而南,拜三十代天师,受“天心正一法”。得法而归北方,学者遂共立肖、韩、路、杜四真人之教。”可见南北之间亦有互动。创立净明派的何守证,尊张道陵为“监度师”,并使用天师道的“正一五雷法”。中唐道士吴筠曾在龙虎山一诗说:“道士身披血鬣衣,白日忽上青天飞,龙虎山头好明月,玉殿珠楼空翠微。”被称为南宗五祖的白玉蟾亦曾到龙虎山上清宫问道。祖天师们没有门户之见。在当年的上清宫有来自全国各地的高道在此切磋问道修炼。庐陵刘思敬,长游蜀中,从灵宝陈君受丹砂诀,遍历名山,年五十始入龙虎山为道士,自号真空子,寻主郁何道院。又如著名的全真派道士金志扬,时称金蓬头,永嘉人。他不但可在上清宫论道修炼,亦可招收弟子,如后来以书画传世的方从义,原是上清宫道士,亦可成其弟子。又如著名的全真道士桂心渊,先是从学上清宫道长熊尊师,后亦认可皈依全真。此外天师们还会延请社会上的各种饱学之士来龙虎山为道士们讲学。如三十六代天师张宗演弟子张留孙、吴全节 曾师事李宗老,他还礼请临川的雷思齐为龙虎山玄学讲师。请进来,走出去。原龙虎山道士朱思本亦曾到净明派的万寿宫作住持。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张宗演自己也曾向朱梅靖习传《帝令宝珠五雷祈祷大法》。道门中的互动虽说没有停止过,但有计划的统一之势尚未形成。

历史曾提供过一个机会,南宋嘉熙三年(1239)理宗赐三十五代天师张可大“妙观先生”“提举三山符篆”。只是伴随着战乱,与南宋的终结,提举之事进展该不会很大。入元以后此事方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至元十三年(1276)元世祖敕命张宗演主领江南道教,赐二品银印。授权自己给牒度人为道士。并令路设道录司,州设道正司,县设威仪司,皆属其管辖。在京师建崇真万寿宫,敕张宗演弟子张留孙主持。并封张宗演为“嗣汉天师”。至此“嗣汉天师府”方正式诞生。天师的称号获官方认可。张宗演每次进京都选调龙虎山优秀的弟子随行,先后有张留孙、吴全节、夏文咏等,后来他们先后都受封为玄教大宗师。其中张留孙博学多才,言行谨慎,许多朝廷大事,世祖都征询他的意见,他历世宗、 宗、武宗、仁宗五朝。延佑二年(1315)加封“开封仪同三司、特进上卿”,“知集贤院事”,领诸路道教事,其头衔多达四十余字。宠遇五朝历47年。这期间他把行事优秀的弟子或委以京师道职,或派至江南各地管理教务。然其签署,除自己外扔加盖天师印鉴。玄教人才大都来之于龙虎山,故近代学者陈垣说:“玄教由正一教分出,实一教而二名”,此说不无道理。当初世祖欲将封张留孙为天师,张留孙回答“天师有世嗣,臣不能为”,皇帝才改封其为“玄教大宗师”的。

从中央到地方道教的领导即然大都为龙虎山宗所主事,至此统领三山符箓而诞生万法宗坛也就成为必然。

“万法宗坛”从文字上的出现最早当见于元代虞集所撰门贴。虞集(1272-1348)字伯生,号道园。元代著名词臣是当时文坛领军人物。他和道教结缘甚深,与张留孙、吴全节交往尤密。他在为龙虎山宫观写的一组对联中对万法宗坛门写道:

“绿章封奏通三景,绛节趋朝引万神”。华东师大刘仲宇教授在《龙虎山历史资料捃拾》一文中说:“万法宗坛是元以后龙虎山天师得封正一教主。大正一的格局形成后,始可能出现,且一定设于龙虎山。疑此系大上清宫之门联。唯娄志称依洪武之旧,万法宗坛在天师府内,或元时原在大上清宫,明初移建欤?尚待考。”

这里可以指认的是大上清宫观建筑据元明善和娄近垣所修的两本《龙虎山志》的不完全统计,共建宫观三十七所,皆在在有自。只是其中未见有万法宗坛。可知万法宗坛最终设在天师府中,是确定无疑的了。又从明世宗嘉靖五年(1526)敕中官吴猷会同江西巡撫重修大真人府,建天师家庙、万法宗坛、敕书阁的记载上,万法宗坛亦应设在天师府中。如今的万法宗坛院中一左一右地种着两株巨大的罗汉松,一雄一雌。雄的龙盘虎踞,森然蔽天,雌树清秀挺拔。她们的栽种绝非临时所为,据测算,其树龄皆近千年。故万法宗坛是否由当年的正一玄坛演变而成亦有可能。只是古树无言,待后人考证吧。

总之万法宗坛的诞生,她昭示着中国道教发展的必然,所谓“合而必分,分而必合”。历史发展到今天,海内外的道众皆到天师祖庭来授箓,天下各地的游客不停地到祖庭来观光,应该说是有她的必然。工业文明所带来的环境污染,资源枯竭,精神失落的现实,使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转而寻找古老的东方智慧:“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我们道教界亟应乘势而起,整合发掘,承传道教中的哲学、医学、养生等。如此方可将道教文化转而发展到文化道教,更好地提升自己,为人类文明,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